名刺

我的相片
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 先後於國姓爺大學、賠款大學主修時空資訊工程 自認為不成才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與還算入流美食家。 已出版著作:《清宮 紅塵盡處》、《拍翻御史大夫》與《蘭陵公主》

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阿魚之聲] 22k?都是你不長進不努力嗎?


雖然說,本人一天到晚幹幹叫,舉凡不淑女的挖鼻孔、說髒話、幹政府之類的事情樣樣都來。不過本人好歹也算是讀過幾年書、略識之無二字的,所以認識的人裡頭,有那麼幾位人生勝利組實在不足為奇。

雖然說,真正的9.2大概在學運期間就被我通通都砍了好友,版面上十分清爽。不過偶爾還是會瞄到一些年長的高成就人物說:「唉,22K不算什麼啦,你們年輕人就是要忍耐一陣子,慢慢就會出頭了,你看我認識的誰誰誰,在某了不起得要死國讀書,回來也是22K,人家現在薪水也翻了好幾倍啦!所以那些一直領低薪的人,要充實自己啦,有競爭力才不怕淘汰呀~~~」

 



通常我聽到這裡就直接END了。

22K算什麼?中南部(喔,出了天龍國的核心之後就是中南部喔)還有很多地方是只有18K的咧,而且只能領不到20K的人還未必是年輕人。




增加競爭力、積極向上是好的,想要錢就去多賺也是好的,想要進修就去報名各式各樣的課程,這也是非常好的,但是我總覺得這類的話,可不可以麻煩留著砥礪自己就好?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搞這種「你薪水低、是你不力爭上游」的六零年代國小老師式的話語?


誠然,與我同一個世代的人裡,如果你早點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可以做什麼,你可能已經有一定的人際網絡可以給你帶來不錯的收入。

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被獵人頭、跳槽、轉職,甚至很多人仍是每天到小七看不要錢的就業資訊跟報紙來求職,有太多太多的人上有老下有小、有房貸有負債,光是要填飽肚子就耗去大半的精神。
 

對這樣的勞工說:你們要有競爭力、你們要進修、你們要往上爬、你們要沉住氣......etc,實在有點無言。

※※※

之前曾經有讀者覺得我家應該是公務員,因為覺得我的故事不知人間疾苦,呵呵~~~

我老爹從事的是土木營建業,小時候我覺得我老爹很煩又很臭,為什麼他的車子總是佈滿工地的灰塵?為什麼他老是要煩惱工作這樣工作那樣?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的關係很不好,直到前年他生了場大病差點掛掉,我才有機會重新認識他。

感謝上帝,在這段日子裡帶來了許多願意拉我一把的工作夥伴與長輩,讓我家還有一定的收入,可以讓我爸好好養病,而不是像他大部分的同事那樣,因為年輕時疏忽了老婆孩子,所以老來孤身一人,或者因為身體不好而早早去逝。

但是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勞工,仍在社會的基層苦苦地熬著,而你我所住的房子、走的路、乘坐的交通幹線乃至於所有的公共建設,都是建築在這些人的犧牲上的。



在這個產業裡,有高達八成的勞工是沒有任何保障的


對,你沒看錯!是八成!

連我老爹這種從廁所、公寓、平房、別墅、高樓、高速公路、高鐵乃至大型港口都能蓋的工程師,也很難有穩定的保障,更遑論更底層的技工、板模工跟其他的工人。

土木營建業裡,有太多人即使到了七十還要到處去打零工維生,因為體力衰退了,不得不從中層降到底層再降到幫忙跑腿的小雜工。你叫他不要做了、在工地會危險,他還是必須做,因為不工作就不能生活、除非去討飯。

我老爹以前手下的一個老工人就是這樣,他很虔誠、很努力、很熱心,在工地裡總是照顧其他的人,任勞任怨,但是他要養老妻、要養生病的女兒跟三個孫子,七十多了快八十,還是偶爾打電話來問我老爹有沒有工作讓他做,前陣子聽說在雲林的港邊替人家看船,晚上都不能睡覺,因為船主會怕漁工亂搞,猜猜他一個月賺多少錢?

幾乎沒有休假,一個月一萬七,大概只夠連勝文吃兩塊乾式熟成牛排跟一瓶他會覺得不夠格的紅酒吧。


土木營建業的工作,真的很看運氣,遇到正派的工頭或者上游就好,遇到機車的是家常便飯。

壓力很大、工作環境也很嚴酷,夏天在高達37度以上的高溫要工作,冬天在某些靠海的地方可以冷到手指都失去知覺,更別說工地裡飛揚的粉塵、油漆和許許多多的無形污染,即使像我爸這種最上游的監造工程師,有一定年紀之後,要他們在這麼辛苦的環境下處理現場也是很吃力的事。而且天氣熱,涼水結冰水一直灌,便當又都是高熱量高油低纖,幾乎所有人都是在拼誰身體底子比較好,雖然沒有實際測驗過,但是我爹的同事裡,氣喘、過敏、高血壓、心臟病、糖尿病、甲狀腺亢進、痛風……等慢性病都是常見的,突然就得了癌症、心肌梗塞或者腦出血的人也不在少數。

高壓力、高風險卻低保障的環境,就是台灣基層產業的縮影。

除了早期從榮工處或者政府背景轉企業的一些大公司之外,可能有高達九成以上的營建業者都沒有終身聘僱或者銓敘的機制,通常都是標了案子或者要開始執行案子之後才招工。所以在我小的時候,我大概每隔一陣子就會聽到我爸告訴他以前的同事說哪裡有工作,或者別人告訴我爸說哪裡有工作。

工程結束,所有的人就會打散、各自求生,沒有工作的時候,他們也只能摸摸鼻子繼續出去找。

失業救濟是這些年才慢慢出現的,而且有些工人根本就沒有被雇主報過勞健保,他們能夠領取的金額就非常非常少,沒有辦法,你就只能去打零工的地方坐著等,看看有沒有誰家臨時缺工人來找。

這個產業的上游不尊重專業,他們不會顧念為他們工作的人有多優秀、經驗有多好,他們在乎的夠不夠健康到可以持續加班,還有就是夠不夠便宜。

所以一旦過了四十歲,從工人到工程師,都會面臨就職的寒冬期,為了儘快找到工作,只好自己替老闆costdown,但是越會因為costdown而用人的公司,通常就越不穩。

說不清有多少次聽說誰的工程被倒、工人領不到薪水。也不知道有多少次聽見公司跳了票,老闆直接跑路,丟下了爛攤子走人,整個團隊在現場進退兩難。能夠圓滿結束的工程,又可能因為下一個建案在外縣市,而不能帶走全部的人。

這個畸形而扭曲的產業,致使所有的勞工都學會了忍耐跟認命,因為不反抗,所以政府引進外籍勞工時,原本由原住民獨佔的板模工瞬間垮台,許許多多的原住民青年中年帶著一身的職業傷害回到部落裡,不知如何是好。因為不反抗,工作的環境和待遇全憑業主的良心,但是大部分的業主是沒有良心的。

為什麼土木營造業的勞工不去替自己爭取權利?呵呵,你不知道台灣的土木營造業有多少是黑道跟地方勢力嗎??

退休金?你想都別想,勞保的退休金頂多一兩百萬,一二十萬的也不少,這麼低的薪資,當然不可能存得了多少錢,在這個環境下,要想養兒防老真的很難,我想做父母的很難忍心讓兒女從微薄的薪水裡省下一半給父母生活,即使這麼辛苦,也不過是一萬多塊而已,繳個水電費再算上很緊的生活費就沒了,想要退休之後爽爽不工作就坐領高薪?那是勞工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所以他們多多少少都要工作,做不了體力活了,就做比較不費體力的,可是男人通常過了五十之後會迅速衰老,所以妻子通常就必須擔起家計,洗碗工、清潔工......等等。


貧窮很可怕,會消磨一個人的志氣,但是也有可能讓人乾脆放手一搏,但是年邁時的貧窮會讓人絕望而且痛苦,最終扭曲,若不是靠著強烈的宗教信仰,通常很難度過。


但我覺得,最可怕的是,在貧窮上面一點點,好像可以過得去,不會太充裕,但是因為還有過得去、可以再努力一點點就可能不錯的幻想,就像掛在驢子眼前的紅蘿蔔,令人不知不覺中耗盡了一生,然後年邁之時才真正地面臨貧窮。

無奈的是,這是很多基層勞工家庭的縮影。

※※※


可是老闆們呢?


有很多的公司,掛了個空殼去綁工程,綁完之後給你惡意倒閉,招了工人卻不給錢、丟著不管,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神經病在這個產業裡都可以看得到。

要跟他們打官司嗎?你打不贏,打贏了也沒錢,因為老闆早就脫產了,而勞工是沒有錢可以跟律師耗的

喔,還有一個經典的案例,是九二一大地震中,在中部某重災區的房子倒掉,死了很多人,查出是建設公司偷工減料,所以政府起訴公司。照理來說應該要扣押老闆的財產、追究責任對吧?不好意思,老闆很快就脫產,然後他的大老婆趕快離婚出去開了另一間公司,老闆本人呢,帶著小老婆遠走高飛到北部開了另一間公司,似乎責任後來都歸咎於底下的幹部,因為公司脫產、倒閉,所以受災戶一毛錢都拿不到。

而那個沒良心的老闆一家呢?大老婆拜佛、小老婆信耶穌,一家人馬照跑、舞照跳,在北部做了好大的事業,江湖人稱它家的房子不漏水才是神蹟。然後呢,老闆跟他小老婆竟然還得了國家建築xx獎,拎娘咧!這不是官商勾結、什麼才是官商勾結?樓地板只做2/3厚、裝飾柱裡塞沙拉油桶、鋼筋通通綁一束的爛公司,竟然還會得他媽什麼建築獎?

然後呢,爛老闆跟小老婆帶著北部的"成功地產開發"成就回到中部 ,照樣做開發的生意喔~~~

住戶?勞工?品質?那是什麼東西?老闆才沒有在管你們去死咧!

台灣的產業是那麼殘酷,卻總是有人說「那是你們不努力、不上進,你看看隔壁家的王阿毛」。這個世界裡,有很多人的努力跟聰明比我還強上百倍不止,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相等的機運。


我們應該慶幸自己還不算太歹命,而不是指責那些過得很苦的人不長進。


另外,那些說我認識的誰誰誰也很好阿之類的,唉,有些人看起來過得不錯,或許不是他真的沒有負擔,而是你根本不懂得他的壓力有多重。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