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刺

我的相片
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 先後於國姓爺大學、賠款大學主修時空資訊工程 自認為不成才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與還算入流美食家。 已出版著作:《清宮 紅塵盡處》、《拍翻御史大夫》與《蘭陵公主》

2014年3月1日 星期六

[書中自有] Kano,少年之國



今天拖著朋友去看Kano,身為一個台灣史只有高中程度跟棒球完全看不懂的人,我完全不覺得無聊,我覺得很難說電影裡誰是完全的主角,如果要說主角,應該是台灣吧?不是現在百病叢生、暮氣沉沉的台灣,而是在陽光下成長著的台灣、一個少年一般的國家(當然那時候還不是國家)。



具體稱讚之前,照例先打臉。

整體來說,Kano如果只就台灣電影來說,應該可以有90分,但是如果是以世界電影來說,可能只有80分。扣分的原因當然有很多,棒球跟歷史的細節問題,我不是很清楚就不說了,單就大方向來看,還是有果子出品的電影一貫的問題:敘事過於拖沓,無法在一個鏡頭裡解釋完全,以至於必須用更多台詞跟更零碎的鏡頭來講完這些事情。

可能也因為是人物很多、又有許多素人演員,每個人的個性其實並不是這麼鮮明,尤其少年們都晒得黑黑的、眉毛也黑黑的,除了算是男主角的吳明捷、最菜的劉蒼麟跟還是小孩的吳波,其實其他人的辨識度不太高、個性跟台詞也很不鮮明(平野還可以啦,他還滿好笑的),我其實對於吳拒絕錠者的球那段很疑惑,因為前面看起來的吳是個還頗敏感的孩子,雖然錠者那段話有傲嬌的感覺,但是總覺得吳的台詞顯得很看不起對方,如果說他是因為手痛不想理會,或許可以處理得更好一些,錠者明明就被洗臉了,後來喊出天下嘉農、還跑來朝聖,讓我不得不懷疑這孩子是個斗M。

還有特效,雖然沒有再出現八仙過海那種令人出戲的特效,但是還是有很多地方看得出來是處理過的,比如到日本比賽時的月亮還有賽後回台的夕陽跟船.......如果說船的部份是因為預算的關係,月亮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江湖人稱:八仙過海


另外還有個小問題,就是字幕的翻譯並不是很好,第一句台詞好像就提前出來,有些地方則是沒跟上或者沒有翻譯正確,其實我真的不懂為什麼要翻譯成"雞尾酒球隊",日文好像不是雞尾酒的發音啊,為什麼不直接說雜牌軍就好了呢?還有,嘉義中學的英文字幕竟然翻成"Kagi middle".......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日本時代的嘉義中學就是middle啥啥的,但是至少我看的時候還滿囧的,這種小地方實在是可以注意的,希望要加強一點。

當然,以上的問題其實相較於海角七號跟賽德克巴萊的硬傷,Kano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如果以這樣的進步幅度來看,我想前景還是很樂觀的。我個人覺得,馬志翔的作品是很有魅力的,有對人的關懷與對自然的感情,他之前在賽德克巴萊拍攝期間,用了賽德克巴萊的演員們在原住民電視台導演的《飄搖的竹林》,讓我非常感動,除了原著《番人之眼》裡對於原住民困境的無力感之外,還有一種過去與未來於自然間傳承的單純,在《飄搖的竹林》中,他討論山林議題很銳利卻不悲情,因此,我想我可以非常確定他拍Kano並不是有意選擇某種史觀來陳述虛假,而是他所關切的是台灣人如何透過棒球來建立對自己的自信心與凝聚力,棒球不只是台灣的光榮,也是台灣人建立認同感的過程,重點是過程,而不是結局,因為還沒有結局。





回到Kano的電影,雖有一些不足,但是瑕不掩瑜,Kano優秀的地方有很多,細節的部分我就不多說了,就故事的背景來說,把嘉南大圳跟嘉農的成長放在一起,很成功地把嘉農這個農業學校放在時代的脈絡下來看,如同馬雅人在這裡提到的一樣,大圳的願景與Kano進軍甲子園的夢想一樣,很困難,有很多人不能不退出,卻不是惡意無情地犧牲,這個過於光明正面的態度,或許在現實中是很不實際的,可是,這是透過少年們的眼睛看見的景象,仰望著夢想、努力地往夢想的方向攀爬奔跑、互相提攜,令人感動。

我第一次知道嘉南大圳長這樣~

實際上是這樣拍的

(八田與一和少年們在田埂間相遇的橋段,整個很風起,我覺得大澤隆夫整個就是南方仁穿越來耍帥的,用處不是很大......連烏山頭大雨那邊都只喊了一聲危險......不過.......人帥就好了,看他穿得這麼陽光青春,我就爽了。)

扛個鐵橇都那麼帥~~~

魯蛇逆轉勝的套路已經在世界各國電影中出現過無數次,女版的魯蛇通常是變身之後徹底完爆一群不像她一樣清新正面健康、濃妝艷抹裝公主的賤人,然後男人就自動手到擒來了,要嘛是把原先看她是魯蛇就不愛她、後來發現她比賤人還賤就愛上她的白馬王子,要嘛就是原先是她姊妹、 一直在旁邊默默守護她的大仁哥。男版、尤其是跟運動相關的魯蛇,通常會在贏球之後成功跟原先暗戀的女孩告白,又或者總在歡呼過後於萬人之中看到女孩子向他走來啥的,總而言之,魯蛇在逆轉勝之後一定要感情也逆轉勝才可以。

Kano在這部份的處理我覺得很清爽,吳明捷與店員小姐的感情從來沒有說出口,因為沒說出口,所以只有兩個人心中明白,店員小姐不可能拒絕醫生、選擇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農學生,甚至在未婚夫騎車載她經過吳面前時,也沒有依依不捨地回頭,可是不說不代表忘記,後面的發展就請去看電影。我覺得Kano在處理這段故事時,顯得清純卻不單純,雖是現實卻也保留了人情的溫暖。

騎車載妹是把妹一定要的標準配備


我覺得台灣電影好像不加笑料都不能賣,加了很多笑料的東西又常常很難笑,要把笑梗埋得自然很不容易,Kano在這部分處理得很不錯,蘇正生的阿嬤搏杯那段很好玩,諸多台灣演員罵小孩也很自然,其中一句「摃球丟欸霸膩!(光打球就會飽嗎)」在微笑中也帶著一點親切感,這好像是台灣父母最常拿來罵小孩不務正業的話了。另外,像是少年們跟嘉中打架打進戲院然後被戲院老闆罵的那一段,也是會有笑點的地方,還有很多人都提到的木瓜要釘鐵釘才會努力,我覺得在後面雖然少年們說出來的時候會有笑點,但是都不是刻意地搞笑,而是觀眾會對這些孩子的執著與單純感到溫暖和熟悉。

拿到台灣冠軍的時候,我覺得電影院裡的觀眾都跟著笑了


魯蛇逆轉勝最重要的當然是逆轉的過程,在賽事的處置上,我覺得節奏掌握得很好,重要的幾個對手,像是北海道的錠者跟中京的吉田在選角都很不錯,具有和Kano的少年們可以輕易分別出來的銳氣,Kano隊員的特質大概就是呆萌吧....至於Kano的少年們,我都不知道名字,可是天然呆中帶點傻,連日本籍的Kano少年看起來也都憨憨的(小里有點像妻夫木聰年輕版),應該就算是演他們自己吧,所以很多橋段如果是已經成年的人演起來會很做作,但是這些少年演起來並不覺得突兀,頂多是微笑著輕輕說:「掯!死嬰仔。」

我們都曾經被長輩罵過、都曾經被質疑過不切實際、也都曾經跟同儕一起去鬧事去闖蕩,我想Kano的這些笑點觸中的是曾經年少無知的自己。

劇中的靈魂人物,當然要數永瀨正敏飾 演的近藤教練,他一直很適合演這種有點懷才不遇的角色,他的身形並不是特別魁梧,Kano的服裝也都只是襯衫跟西裝褲(腰帶上還要掛毛巾,超老派),但是 他的背影看起來有一種堅忍不拔的固執,真是用背都能演戲的人啊~~隨著故事慢慢展開,他也一點一點地展現出威嚴之下的感情,而在自己的老師面前,他也只是 個迷惘的學生。我想我最喜歡的段落還是他在決賽前替少年們蓋被子的橋段,直到那一刻,師生之間不再只是單向的教導,而是雙方都得到了成長。

好老派的造型~


很多人很喜歡的近藤與妻女的橋段,我反而覺得沒那麼出彩,尤其近藤一家都穿得很簡單,唯獨喬喬的衣服特別花俏而且袖子很長、很奇怪。

近藤的妻女


Kano的配角很多,台籍演員好像都沒在公開的名單上,可能是戲份不多,但是演農夫的游安順跟另一位演員(有痣的,應該是廣告演員),要搏杯的阿嬤、吳明捷的舅舅......甚至是只出來罵了一句猴死嬰仔的水腳A,都非常自然,一點都不出戲。至於日籍的演員,大澤隆夫當然最受矚目,不過戲份很少,反正他就是負責帥而已,人帥就贏了!



細看的話,其實日本演員還滿多人都在賽德克巴萊中出現過,像是濱田老師、小里媽、中京教練......等等,其實都還滿不錯的,其他沒出現過的人,例如播報員也很好,他的口白讓我們這些不懂棒球的人可以很輕鬆地了解現在的局勢,飾演那個質疑過嘉農記者的演員,也常常在日本的影劇中出現,我覺得他其實可以演得更好,但是實在沒有給他太多戲份讓他來表現日本人對於嘉農的態度。

總結來說,我覺得敘事的主線是很清楚的,前半部比較拖戲,但是進入賽事之後就明快許多,在台詞的部份,也有出采之處,像是研究農作改良的濱田老師告訴學生們,要想讓木瓜樹長出很甜的木瓜,就在樹根釘根鐵釘讓它有危機感、覺得自己要死了,於是就會努力生出好木瓜,而一大群有危機感的木瓜樹就會逼迫沒釘到鐵釘的木瓜樹也覺得長出好木瓜才是正常、就會乖乖地跟著奮發向上,這其實就是一種集體意識和氛圍,把這個概念放在木瓜樹上真的很適合電影的背景。當然還有「人種跟打球有什麼關係!」「不能想著贏,要想著不能輸」......等等,不過我自己覺得最好的台詞,可能是吳明捷暗戀的小姐聽他說打進甲子園很好笑之後,跟他說「你做你喜歡的事有什麼好笑?」,我覺得這句話真的寫的很好,台詞上的表現是優秀的,也都符合角色的背景。



至於場景與道具,因為我對日本時代的台灣史研究不多,不太確定狀況應該如何,但是劇組沒有使用已經被拍爛的白河影城跟中影影城讓我很感動.......相形之下,某自以為文青卻拍出亂七八糟穿越片的導演拍了什麼大X埕的,簡直不能比。

最後,也是我最要稱讚的,是配樂。

對!就是配樂!Kano劇組你們沒有再選何國杰真的超英明的呀!!!這次的配樂找的是佐藤直紀,佐藤最有名的作品當屬2010年的龍馬傳配樂 ,他很擅長使用現代性十足的來呈現古裝劇,龍馬傳的配樂有一種亂世中仍要奔向理想的豪情。不過我自己最喜歡他的另一個作品Ballad~無名戀曲 配樂 ,這部電影在台灣似乎沒有上映,是根據《蠟筆小新~風起雲湧之戰國大合戰》翻拍的真人版電影,請不要因為原版是蠟筆小新就看不起這部電影,小新的電影有兩部得過動畫大賞,其中一集就是戰國大合戰(另一集是大人帝國的逆襲,打敗了吉卜力的貓的報恩),講述小新和父母穿越回戰國,意外地協助了春日城保衛戰,春日城的大將與公主互相愛慕,但是在戰爭結束時,大將遭到暗算而死,是小新電影中唯一悲劇,也是故事的深度和畫面最成熟的一部電影。由於這部動畫很受歡迎,所以改編成了電影,由草彅剛和新垣結衣主演,大澤隆夫則飾演反派城主。當然真人版沒辦法這麼搞笑,顯得比較沉重,春日城是一個沉浸在暮色之中、於亂世中必然滅絕的小城,佐藤的配樂替這個註定要悲劇收場的故事增添了一種從遠方遙想的懷念,壯闊而深遠。

戰國大合戰是小新這臭小子第一次在動畫裡哭
因此,佐藤直紀完全是有資格來替Kano配樂的人選,他使用了很多管樂來製造出如朝陽般燦爛、充滿希望的背景音樂,青春洋溢的練習場景則使用吉他和爵士鼓,顯得比較現代,在比賽的場面則使用了連續音來製造緊張的場面,而低音提琴伏於底部的音色也提供了一種穩定的力量。總而言之,佐藤直紀的配樂對於Kano來說,有畫龍點睛的功效。

拉拉雜雜說了很多,無非就是希望大家趕快趁著連假去看電影,我從這部電影中看見了台灣的過去,也看見了持續至今、總在不可能之處又結出果實的精神,沒有希望的球還是要傻傻地去追、沒有希望獲勝的比賽還是要堅持到最後,有時候自己都覺得自己很蠢,但是因為喜歡就要去做,即使未來的路未必如今日所見,但還是要努力地奔跑,我想Kano要說的就是這個精神吧?

最後再來一張好帥的八田與一



3 則留言:

  1. 原來留言不能編輯啊...不好意思洗版了 冏)
    關於字幕部分,中文和日文對不太上來的情形不少,尤其是播報員的部分,不過基本上意思還說得過去,推測是拿中文台詞請人翻譯時,為了比較貼近日文而做調整。
    會這樣推測的原因是魏導的片裡的日文完~全就是正港日本人在講的,不會發生那種因為是外語而出現台式日文或者用日文講中文(?)的問題。
    像雞尾酒球隊在片中的日文是「混成チーム(三族的混編球隊)」,講雜牌軍又太過頭,不過要是真的照翻成雞尾酒,那這部片恐怕就毀了XD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您的回覆,翻譯的部份聽起來應該就是先寫好中文劇本再譯為日文,在看燭火的那段,有些句子反而日文的原意更好一些,翻譯很厲害。
      混成似乎是一個軍事上的用語,我覺得說雜牌軍還好,但是雞尾酒真的有點奇怪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