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刺

我的相片
唐國京兆府萬年縣青龍坊一尾迷途胖金魚 先後於國姓爺大學、賠款大學主修時空資訊工程 自認為不成才歷史學家、三流小說家與還算入流美食家。 已出版著作:《清宮 紅塵盡處》、《拍翻御史大夫》與《蘭陵公主》

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書中自有]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黃金氏族中的真金






賢者滿都海皇后
梳理她凌亂的頭髮    
將達延汗放進箱子裡,開拔                                  

~黃金史綱~









之前從阿錐那邊借了成吉思汗的女兒一書,真的是寫得不錯,文采完全打死一大票號稱普及歷史的中文學者。(我沒有表人的意思)很好看~所以很容易就讀了兩遍,掩卷之後,整個就是想衝去蒙古啊!!!!(滾地ing)

雖然是說『女兒』,事實上有很大的篇幅也包括了媳婦,這本書的時間斷限約在南宋到明中葉,透過成吉思汗的妻子、女兒,勾勒出女人在那個南征北討的時代中,怎樣穩定了蒙古帝國的中心。

其中,除了成吉思汗的嫡女、英明的阿喇海別吉曾在兄弟們出征時,擔任後方留守之外,蒙古帝國分裂之後,窩闊台汗的孫女、海都汗之女忽禿倫公主也曾協助她的父親出征,以窩闊台後裔的姿態對抗身為拖雷後裔的忽必烈,這位忽禿倫公主據說英勇無匹,甚至能夠在角力中打贏男人,她放話只有打贏她的男人才能娶她,她也是歌劇杜蘭朵公主的原型,在當時的蒙古諸汗國間聲名卓著。

然而,成吉思汗的媳婦們,受到她們愚蠢的丈夫控制,所以也只能做出一些很愚蠢、無氣度的事,而後的蒙古帝國進入中國,皇后們的無所作為,除了讓整個家族的墮落,也導致了帝國的衰微,最後被趕出了中國,成為北元。

這 時候,跨時代的中興之主出現,卻誕生在將黃金氏族差點滅盡的綽羅斯氏族中,綽羅斯的代表人物,正是俘虜了明英宗、屠殺汗族的也先,而也先的曾祖母卻是一生 矢志恢復蒙古光榮的黃金氏族女子薩木兒。綽羅斯氏族在也先死後,又出現了一位小女子,她以十六歲的花樣年華,嫁給懦弱無能又垂垂老矣的傀儡大汗,成為大汗的庶妻滿都海夫人。

滿都海的一生除了傳奇還是傳奇,她在政治上有兩敵兩友,其中一敵是丈夫的嫡妻,另一敵則是丈夫的繼承人、同時也是她的表親(也先的外孫)伯顏猛克。兩友則是傳說中的情人烏訥博羅特(帥氣英挺的大將、黃金氏族中的支脈)與往後相依三十餘年的小丈夫、伯顏猛克的兒子把禿猛克。

狀況發生在大汗快死掉的時候,許多人勸滿都海與伯顏猛克交好(最好是上床),但是對滿都海來說,嫁給伯顏並不會改變她是庶妻的身分,而她丈夫的嫡妻也在盡力爭取伯顏。最後在政治鬥爭中,伯顏與大皇后失敗,伯顏逃往戈壁,死在那裡,他的兒子被輾轉送來送去,妻子也改嫁別人。

而 後大汗死去,奇怪的是,大家並不是先爭誰是大汗,而是先爭誰是滿都海的丈夫。年紀稍長、戰功彪炳又一直傳說與滿都海互相愛慕的烏訥博羅特率先求婚,卻遭到 滿都海的拒絕。最後,滿都海跌破眾人眼鏡,找回把禿猛克,在皇后靈廟前,將他立為大汗,當時,滿都海是25歲,而把禿猛克7歲,即使相差十八歲,在把禿猛 克成為大汗的時候,滿都海也成為他名分上的妻子與蒙古汗國的哈屯。

隨後,滿都海開始了征伐,她不知道用什麼方法,使烏訥博羅特繼續效忠於新的大汗。在親征的途中,滿都海將把禿猛克放在箱子裡,帶著小小年紀的小丈夫一起出征。

十年過去,把禿猛克長大後,與滿都海真正結為夫妻。在把禿猛克19歲的時候,37歲的滿都海生了一對雙胞胎,隨後又繼續生產,總共生了七子一女。在滿都海年老之後,把禿猛克帶著兒子們繼續保衛疆土的征戰,而滿都海則獨留後方。

故 事的最後,六十多歲的滿都海目送著四十壯年的丈夫帶著兒子們離去,也許她心中想起的是三十多年前,她親手替他穿大靴以免他在眾人面前跌倒的畫面,作者用蒙 古婦女的習俗,鋪陳了一個帶著哀傷的訣別場面,男人們不回頭,女人不哭泣,只是將牛奶潑向他們遠去的方向......在人生最後的年歲,滿都海留下來等 死,再也沒有看見她的丈夫,而她所中興的汗國還在延續......

然而,在她死後,把禿猛克又活了三十餘年,也沒有因為她的死亡停止男性原始的本能,他繼續娶妻繼續生子,我認為這倒沒有批判的意思,只是在回應滿都海第一任丈夫對他父親伯顏猛克的贊言:他是這棵樹上結實累累的枝子。

這 本書有許多場景寫得相當動人,滿都海的睿智、剛直躍然紙上,很有意思的是,作者在描寫這些場景的時候,用的是成吉思汗的典故,這跟我們一般的寫作方法很不 一樣,我覺得是把整個文章拉回到蒙古的空間裡,把草原女子那種即使艱苦、即使困頓也要知難而進的柔韌之氣完全地描寫出來了。

不 過是說,即使我對蒙古史沒什麼概念,我還是覺得作者過於放大女性的角色,刻意地強化蒙古男人很低能的描寫,如同很多漢學家會犯的錯誤一樣,魏澤福很武斷地 把男女、陰陽、父母、剛柔、殘酷慈愛、紛亂穩定這些對立的因素,作為整個研究最重要的核心概念。在很多細緻的考證上,他也略過不談,並沒有糾結於到底哪些 是哪些的問題,一方面來說,是取捨得當,另一方面,又有許多疑問存在。深受感動的同時,也不免懷疑是不是有片面解釋的問題?因為作者書中主張的成吉思汗對 女人的規定,其實跟我們一般對蒙古西征的印象是違反的。

不過整體來說,還是值得一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